宜所网>>起底周杰伦背后的大玩家:说好不哭,这其实是腾讯音乐的江湖

起底周杰伦背后的大玩家:说好不哭,这其实是腾讯音乐的江湖

时间:2019-10-23 05:44:14浏览:4506 作者:匿名

  摘要:粉丝狂欢背后,是在线音乐巨头腾讯音乐的付费生意经。9月16日晚,周杰伦新歌《说好不哭》在qq音乐、酷狗和酷我三大在线音乐平台上发售,而这三家都是腾讯的产品。版权的水涨船高使得行业迅速整合,腾讯也是以此

 

温塘县秦肖鹏

编辑程井伟和刘小英

周杰伦的中年粉丝再次展示了他们花钱买偶像的能力。

两年后,中国音乐界最著名的流行歌星周杰伦发行了另一首单曲。一首有点“流口水”的歌曲“说不哭”,在发行后不到一个小时就卖出了200多万张,轻松打破了数字专辑的销售记录。

据市场统计,9月16日23: 00至次日20: 00,该专辑在腾讯三大在线音乐平台上销售716.8万张,销售收入超过2100万元。

粉丝嘉年华背后是在线音乐巨头腾讯音乐的业务。

01

自2015年发布最严格的版权令以来,无限制下载和免费收听歌曲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付费听歌曲逐渐成为自愿或不情愿的选择。

然而,由于独家版权的存在,付费可能无法在常用应用程序上听到您想要的歌曲。我再次喜欢网易云音乐的氛围。我仍然想听周杰伦的,向腾讯老板鞠躬。

9月16日晚,周杰伦的新歌《说不哭》在腾讯产品qq Music、酷狗和酷我三个在线音乐平台上发布。

拥有qq音乐、酷狗、酷自我和民族卡拉ok的腾讯无疑是网络音乐版权领域的王者。

腾讯成为音乐领域的霸主有两个关键因素:第一,保护知识产权;第二,并购。

2003年,qq推出了在线音乐。2005年,qq音乐开始作为一个独立的在线音乐品牌出口。在2004年和2005年,酷狗和酷我音乐也开始运作。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音乐市场竞争激烈,版权意识刚刚觉醒,没有一家公司有明显的领先优势。

随着2012年《工会法》的颁布和2015年最严格的版权法的颁布,版权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甚至引发了一场夺取版权的战争。

“在过去几年里,音乐的版权成本翻了两番。三大唱片公司的包装版权从每年200万元增加到每年100万美元酷狗的头曾经这样说过。

版权的崛起导致了这个行业的迅速整合。腾讯也借此机会将自己转变成一个巨人。

2012年6月,中国音乐公司(cmc)成立,随后先后获得酷我和酷狗的控制权。在线音乐有三个“凯特”巨头:cmc的酷我和酷狗(Cool Me and Cool Dog)、阿里的甜虾音乐和腾讯的qq音乐。

2016年,腾讯将其qq音乐业务与cmc合并,并通过资产置换成为新音乐集团的主要股东。新的音乐团体是腾讯音乐。

通过这种整合,腾讯音乐已经掌握了巨大的流量。

为了满足巨大的内容流量需求,腾讯音乐也在版权方面做出了巨大努力。

就中国音乐版权而言,腾讯音乐拥有贾维尔(周杰伦的音乐公司)、富茂、乐华、金等。在欧洲和美国,腾讯音乐一直是华纳、索尼和环球的大陆版权的独家代理。

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图书馆的歌曲数量已经达到2000万首,而且数量还在上升。截至2019年3月底,腾讯音乐已经录制了3500万首歌曲,占中国音乐版权市场的70%以上。

2017年,国家版权局建议音乐平台应避免独家购买权。随后,腾讯、网易和阿里达成协议,相互授予音乐作品99%以上的版权。

当基数足够大的时候,即使只剩下1%的独家版权,也足以让周杰伦在其他平台上无人知晓。

可以说版权构筑了腾讯音乐的护城河。

02

对于商业公司来说,版权垄断不是目的,利润是核心需求。

根据财务数据,腾讯音乐早在2016年就开始盈利。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为8200万元、13.26亿元、18.33亿元和19.14亿元,前三年复合增长率为372.80%。

与此同时,全球最大的合法流媒体音乐服务平台spotify一直在亏损中挣扎。风能数据显示,spotify同期净利润分别为-5.68亿美元,-14.75亿美元,-8918.4万美元和-2.47亿美元。

有趣的是,spotify拥有比腾讯音乐更多的音乐版权和付费用户。截至2019年6月30日,腾讯音乐在线音乐支付了3100万用户,支付率为4.8%。Spotify拥有1.08亿付费用户,支付率为46.6%,但后者的盈利能力远远低于前者。

盈利能力的巨大差异在于他们的收入结构。

虽然腾讯音乐作为一个在线音乐平台广为人知,但从收入结构来看,其真正的主营业务是社交娱乐服务。

如图所示,自2017年以来,腾讯70%以上的音乐收入来自社交娱乐服务和其他服务。公共信息显示,收入主要来自销售直播和在线卡拉ok服务中的虚拟礼品,而一小部分收入来自销售高级会员和耳机和立体声音响等音乐相关商品。

其余30%的收入来自在线音乐服务,即付费会员服务、数字专辑销售、广告和其他在线音乐相关服务。

另一方面,Spotify正在走“免费增值会员”的道路,通过购买大量免费收听的正版音乐,然后使用广告或增值会员服务(免费广告等)来吸引用户。)来获得收入。数据显示,其增值会员服务收入约占90%,但其高版权成本一直使其难以盈利。

既然在线音乐服务的收入相对较少,为什么腾讯音乐要为音乐版权付出巨大的代价?唯一的答案是交通。

腾讯音乐凭借大量首席歌手的音乐版权,吸引了大量用户来到自己的平台。2019年第二季度,腾讯音乐的总mau(每月活跃用户)达到8.91亿,而spotify同期的数字仅为2.32亿,这也成为两者盈利能力差异的重要原因。

换句话说,在线音乐只是腾讯音乐的排水工具,社交娱乐服务是赚钱的杀手。社交娱乐服务中的虚拟礼品与qqXiu、QQ宠物以及最近王者皮肤产品的荣耀有着相同的逻辑。这是腾讯最好的社交流量兑现业务。

事实证明腾讯真的很擅长变现。2019年第二季度,该公司的社会娱乐服务支付率约为4.6%,但arppu(每个付费用户的平均收入)达到惊人的130.2元,为其利润增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版权费和收入分享成本继续上升,腾讯音乐也继续报道好消息,公司上半年净利润保持近10%的同比增长率。

03

在解决了音乐内容难以实现的问题后,我们能放松一下吗?不一定。

2019年上半年,腾讯音乐收入增长34.98%,不到2018年增长率的一半。净利润增长了9.68%,仅为2018年增长率的四分之一。

更严重的趋势反映在用户数据中。Q2 2019年财务报告显示,其在线音乐mau为6.52亿英镑,同比仅增长1.2%。数据连续五个季度在6.4亿到6.6亿之间波动,徘徊不前。

每月增长缓慢也是社交娱乐行业的一个问题。在2019年第二季度,月生活为2.39亿英镑,仅比去年同期增长4.8%。CICC研究报告对月生活的预测也不是很乐观。据估计,今年第四季度为2.43亿英镑,增幅非常有限。

显然,腾讯音乐正面临用户增长高峰的压力。

人口红利和流动红利有上限。增长见顶不足为奇。然而,资本市场不相信眼泪。上市公司必须找到新的增长点。

外部增长已进入深水区,但内部增长仍有发展空间。

腾讯音乐在线音乐服务集团mau超过6.5亿,但支付率仅为4.8%,仍远未实现专业化。随着越来越严格的版权保护和更强的公众版权意识,在线音乐服务收入有很大的长期增长潜力。

自2019年以来,腾讯音乐旗下的qq Music、酷狗音乐(Cool Dog Music)和酷我音乐(Cool Me Music)已经在付费墙中放入了一些头像歌曲,以引导用户购买vip会员,提高用户支付率。

数据显示,2016年第三季度在线音乐服务的支付率为2.1%,2018年第四季度翻了一番,达到4.2%,今年第二季度增长了0.6%。

另一方面,腾讯的在线音乐用户平均每月支付不到9元,这不太可能下降。对于拥有6.5亿个月生命的腾讯音乐来说,支付率每提高0.1%,月收入就会增加几百万元。

在增长已经见顶的情况下,支付率和arppu可能是其业绩突破的法宝。

当然,这对用户来说可能不是好消息。在线音乐即将走上在线视频之路,高质量的内容将进入付费墙,vip服务价格将会上涨。这只是时间问题。

羊毛来自绵羊。腾讯音乐与版权建起了一道深沟。接下来要做的是收获城市里的人们。就像那些慷慨捐助周杰伦的中年粉丝一样,他们都逃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