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所网>综合>躬耕心灵沃土

躬耕心灵沃土

时间:2019-11-17 19:23:52浏览:4416 作者:匿名

  摘要:文化是民族精神之光,也是城市灵魂所在。北京文化长卷,气象万千,彰显着首都北京作为全国文化中心的地位。置身其中的芸芸奋斗者,躬耕不辍,兴致勃勃编织着个人梦想,见证着文化事业蒸蒸日上。如今的首都图书馆,一

 

上下文是长而连续的。文化是民族精神的光,是城市的灵魂。俯瞰首都,文化遗产散落在城市各处。在悠久历史的渗透下,49个城市一砖一瓦。今天,越来越多的24小时书店开张了,高质量的文化活动给这个城市增添了无穷的活力。表演市场正在蓬勃发展。影视创作中,爆炸频繁发生;优秀的文学艺术,震撼世界;文创工业欣欣向荣...北京悠久的文化历史丰富多彩,显示了首都北京作为国家文化中心的地位。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季节的推移,北京的文化发展不是一天的成就,更不用说一个人的成就了。参与这一努力的无数人一直在努力工作,以极大的热情编织着他们的梦想,见证着文化事业的蓬勃发展。

首都图书馆前任馆长倪肖剑

伴随着第一张照片,见证了飞跃的发展。

我们的记者杨莉

2016年底,倪·肖剑辞去了首都图书馆馆长的职务,但很快他又重新上任。他的新身份是“志愿者”,一个传播图书馆管理理念的志愿者。他认为图书馆不仅应该是市民的休闲场所,也应该是终身学习的精神殿堂。

从年轻时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学习,到步入社会后担任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的教师和院长,再到后来担任首都图书馆的馆长,倪肖剑一生从未离开过图书馆。他还目睹了首都图书馆甚至公共文化服务的迅速发展。

首都图书馆今年已经有106年的历史了,但是它真正的大发展是在新中国成立后。倪肖剑喜欢与这样一组数据进行比较:新中国成立后,第一幅图中的展馆面积从近8000平方米变为37000平方米,历时45年;从37,000平方米到100,000平方米,花了11年时间。从10万平方米到17万平方米,花了八年时间。“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计划的迅速发展是首都图书馆大发展的最好证明。”妮·肖剑说。

今天的首都图书馆一天可以容纳多达25,000名读者。然而,当妮·肖剑第一次在首都图书馆就职时,情况完全不同。当时,倪肖剑和他的同事们一起在皇家科学院的旧馆工作。书院是元明清时期的最高学府。它最大的建筑毕勇被认为是第一个阅览室,只能容纳100多名读者。"文化大革命后,排队领取读者卡的市民一路来到雍和宫街."妮·肖剑说,在那个时候,一张牌很难拿到,一个座位很难拿到,这是一个长期的矛盾。每天早上博物馆一开门,排队的读者就会跑到碧昂厅去找座位。

2001年,新首都图书馆建成并在东部三环路华为桥两岸开放。用于借款的卡片数量是皇家学院的10倍。"这里的读者已经从单纯的学习变成了享受文化休闲."倪肖剑为读者提供终身阅读服务的理念在这里得到了很好的运用。讲座、展览和其他丰富的文化活动已经上线很多年了。儿童图书馆还直接取消了对年轻读者的最低年龄限制,以便年幼的儿童也可以进入图书馆体验。

数字图书馆的开发和利用是倪肖剑大学以来一直在研究的方向。当他来到第一幅画的第二年时,他和他的同事们把它付诸实践。当时,图书馆里的数字资源仍然很少,也没有专门的数据库。大众文学等公共电子资源是通过社会手段建设的,北京地方文学等特殊资源应由图书馆自行开发他还记得,当第一次与研究和管理当地文献数十年的老图书馆员谈论这些宝藏的数字化时,有些人激动得几乎要哭了,“在收集了半个多世纪的宝藏后,终于有了更好的方法来广泛传播它们,并为人民所用。”

2002年,极具特色的“北京记忆”大型数据库开始建设。五年后,终于制作了1200种文学书籍、2000多张照片、3300张石像、600种明清民国地图、13万份民国报纸、145种各种艺术门类的音像文件等。可在整个网络上以电子方式获得。很久很久以前,欧美汉学家如克里斯托佛·席佩尔(Kristofer Schipper)、史郑明(Shi)和韩树瑞(Han Shurui)为了找到这些珍贵的文献,必须穿越大半个地球才能到达第一张地图。现在,他们可以用一只小老鼠轻松满足需求。该数据库也已成为引领中国本土文学发展的基准。

如今,首都图书馆已经拥有96种112种中外文数据库,其中20多种数据库可以满足读者在社区街道图书馆的远程访问。

在首都图书馆服务模式的带动下,海淀、朝阳、通州、怀柔、延庆、密云、房山等区都修建和改造了图书馆建筑,为读者提供高质量的阅读空间。朝阳推出了自助借书还书机。海淀图书馆北馆实行社会化管理和运营。一些图书馆的电子资源可以直接连接到企业图书馆提供服务。随着北京市市、区、街、乡、村四级公共文化设施网络和社区行政村的建设,全市250多个图书馆/室建立了“一卡通”服务网络,极大地方便了读者借书还书。读者无意识地享受着阅读生活日益增加的便利。

国家大剧院表演部高级主任南浩

站在艺术的殿堂里,我的心充满敬畏。

我们的记者韩萱

“我现在正沿着长安街行驶,当我看到国家大剧院美丽的建筑时,我感到敬畏。“这是国家大剧院表演部高级主任南浩说的。自2007年文化地标国家大剧院建成并开放以来,他一直在这里工作。在过去的12年里,他计划了1000多场歌剧表演,为观众提供精神食粮,同时也见证了北京表演市场的发展。

在国家大剧院于2007年6月正式开幕之前,24岁的南昊成为其中一员,并在表演部门负责歌剧表演策划。“北京并不缺少好的歌剧表演场地。长安大剧院一直很受欢迎,梅兰芳大剧院也于2008年开业。”南浩说,如何在北京演出市场上树立国家大剧院歌剧表演的品牌,是他和他的同事们思考的问题。

经过调查和探索,国家大剧院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北京作为首都和国家文化中心,不应该只有一种歌剧艺术形式;作为国家表演艺术中心,大剧院应该为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地方戏提供一个平台,这样北京观众就可以在不离开北京的情况下欣赏到来自全国各地的著名歌剧。

"批评大剧院的演出计划并不算过分。"南浩说,他害怕大剧院,因为它的独特地位。“这是一个代表国家形象的剧院。什么适合在这里演出,什么戏剧值得推荐给观众,这些都应该仔细考虑。”在过去的12年里,南浩已经上演了1000多部歌剧。每年上演的歌剧艺术周已经成为一个著名的品牌。黄梅戏、昆曲、越剧和其他几十种地方戏剧不断上演。观众和艺术家都记得这个著名的品牌。

2009年,南浩在国家大剧院策划了一系列纪念杨包森诞辰100周年的演出,在京剧界引起轰动。今年,庆祝了杨包森诞辰110周年,十年后许多名人也加入了这个舞台。受欢迎的王佩瑜最初是在国外拍摄的,但在演出当天,她乘飞机抵达,在演出前30分钟抵达大剧院,然后乔装登台。整个演出结束后,南浩发现后台没有王佩瑜。他打电话给她说,“我已经到了机场,会飞回来的。你得先忙起来……”南浩当时非常感动。“艺术家们认可大剧院对艺术家和艺术品质的尊重。经过这么多年的工作,我们的团队与艺术家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南浩十多年的工作也是北京演艺产业十多年的进一步发展和繁荣。据统计,近年来,北京的演出市场在演出、演出收入和观众人数方面逐年增长。在表演艺术行业,南浩对这些变化有着更加感性的理解:“大剧院的主要艺术门类,如歌曲、音乐、舞蹈、戏剧和戏剧,一直保持着一定的表演规模,观众的选择越来越多样化。”

事物比稀缺更珍贵。十年前,许多引进北京的外国戏剧会引起激烈的讨论。然而,观众已经非常熟悉外国戏剧和剧团,外国剧团在北京演出更为常见。除了引进表演,每个艺术团自身的“造血”能力也在不断提高。以国家大剧院为例。截至2018年底,已制作了87部各种艺术形式的国产戏剧,如歌剧、戏剧、舞台剧和京剧,其中28部为原创戏剧。

南浩也对北京观众的成长和成熟印象深刻。“大剧院刚建成时,有些人带着看建筑的态度来参观它。但是现在,吸引观众进入剧院的是好的戏剧和高质量的表演项目。以歌剧表演为例。北京的观众可以接受小型地方戏和前卫表演。北京的观众不仅开阔了视野,接受了更多,而且大大提高了他们的审美能力。”

蓝海集团总裁诸葛鸿运

用国际语言讲述中国故事

本报记者许朱喆

2000多个生动的中国故事,历时26万多分钟,在6000多个国际合作媒体的帮助下,传播到120多个国家和地区,影响了亿万观众...这些看似不可能的数字代表着巨大的影响力。令人惊讶的是,它们只是由北京的一家文化企业实现的。

这家公司是以诸葛鸿运为首的蓝海集团。

为了向世界讲述中国的故事,诸葛鸿运的想法始于20世纪90年代。当她还在美国工作的时候,她做了一项调查来了解当地观众对中国的理解。因此,一些人在新加坡的“你最熟悉的中国城市”栏中填写。在“中国人如你所知”一栏中,有些人填写成龙和成吉思汗。在“你最熟悉的中国菜”一栏中,有人简单地填写了美国罐头食品的名称。这一结果令人尴尬,证实了诸葛鸿运向世界介绍真正中国的想法。

2010年,蓝海集团在蓝海网络建立了一个面向国际的英语频道,向主流外国观众播放中文内容。

文化冲突和惯性偏见是诸葛宏运和她的团队必须面对的挑战。为了让观众接受蓝海节目,她反复告诉自己,“我想做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观众想知道什么,我们的节目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一支国际团队至关重要。在蓝海集团的总部,有一个联合生产商的展示墙,里面挤满了与蓝海合作的国际生产商。

诸葛鸿运认为,文化交流从来都不是孤立的社会行为,而是多方共同努力的结果。

蓝海云平台于2014年7月开始试运行,可以说“找到了一条大规模运行的路径和途径”。作为平台模式的一种新媒体形式,“蓝海云”可以说是媒体背后的媒体。它以视听图形内容的分发、传播和制作为核心,形成国际媒体生态系统。如果外国媒体想制作关于中国的电视节目,他们可以通过“蓝海云”找到内容提供商或所需材料,而不是派人去中国。蓝海电视也可以依靠“蓝海云”(Blue Ocean Cloud)在内容制作团队有限的情况下获得更多的节目内容。

在诸葛鸿运看来,讲一个关于中国的好故事是目前中国对外交流的重中之重。“当一件事被特别重视时,它一方面表明它是需要的,另一方面表明它做得不好。”她认为很难改变西方媒体看待中国的视角和渠道,但中国可以从讲述自己的故事开始,改变外部叙事的方式。

事实上,这些年来越来越多的文创企业向世界讲述了中国的故事:靓女传媒成立了一个24小时的电视台“国际中国网”(International China Network),用英语传播中国文化。北京华云尚德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梧州传播中心等文化企业一直致力于推进纪录片国际合作。他们摸索出一条传播规律:好的内容必须有人类共同的情感体验,而不是区分中国人和外国人。

去年,诸葛鸿运的纪录片《七号禅门》获得了好莱坞洛杉矶电影节最佳纪录片奖。这部40分钟的纪录片讲述了五个年轻人的故事,他们带着烦恼,希望通过参加冥想夏令营获得解决方案和智慧。她说:“当向世界讲述中国传统文化时,人们倾向于把自己局限于概念和推理。我只想讲人们的故事。”

年轻动画导演饺子

放弃医学,去看电影和电视,我的生活由我决定。

我们的记者袁运儿

他毕业于中国顶尖医科大学之一的华西医科大学(现四川大学华西医学中心)。他的父母都在医院工作。拿着医生的专业保险单,他感到不安全,但他的心燃烧着梦想之火。他是2019年非凡动画电影《德仁的魔鬼孩子》的导演和年轻电影制作人焦子

饺子从小就是中国、美国和日本动画的忠实信徒,他的教科书里满是涂鸦。2002年,当他即将从大学毕业时,那场梦的火焰燃烧得更加明亮。最后,他“放弃了药物,跟着画走”。

这是一个到处碰壁的过程。当时,中国动画已经从“闹天宫”、“闹海”等民族风格的经典光环中淡出。在国外动画的冲击下,即使是专业的从业人员也很难依靠动画来养活自己。凭借他在大学里大量生产3D动画软件的能力,饺子最终不情愿地去了一家小广告公司,这家公司本身有点不稳定。

2005年,饺子决定辞职回家制作一部动画短片来证明自己。

在此期间,他的生活和“空间站上的宇航员”一样,客厅、卧室和卫生间都是3: 1。因为没有收入,他和他的母亲非常节俭:他们几乎没有买新衣服;吃素食,经常去超市找特价;每月700多元的抵押贷款占了总支出的一半。为了减少外界浮躁气氛的干扰,集中精力创作,我家里连根电缆都没有。

三年零八个月后,饺子短片《打,打一个大西瓜》终于上映了。这部处女作以戏弄的方式反映了这场战争。天地的想象和熟练流畅的镜头感觉已经开始展现出它们的精华。这部电影上映后,国内外网民欢呼雀跃,并获得众多奖项。

这个著名的饺子终于有了代表作品。2014年,机会来了。雷彩票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乔伊找到了他,并想和他合作制作一部动画电影。

赢得大公司青睐的不仅仅是饺子的天赋或运气。背后隐现的是中国动画正在重新崛起的新趋势。2015年夏天,《西游记》诞生了。动画总票房近10亿元,在中国电影市场“奋力拼搏”。越来越多的电影制作人意识到动画不仅仅是孩子们可以看的东西,它还可以在电影院占有一席之地。许多电影和电视公司已经开始制作动画,雷影业就是其中之一。

有了资金和专业团队的支持,饺子终于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才能。为了保证作品的质量,从早期的剧本到后期的特效,饺子在每个环节都有几个角色,包括创作和控制。由于预算有限,制作团队负担不起行动指导,所以他亲自去战斗执行这些动作。电影中查娜和沈包公的动作和表情都受到饺子生动现场表演的启发。

由于工作量大,这部电影几乎在全国范围内寻找中小型动画公司外包。这部电影有1600多名制片人和60多家动画公司的名字出现在电影的闭幕演员表中,是目前国内动画参与者人数最多的电影,也是中国动画产业的集体努力。

除了《水仙的魔鬼孩子》之外,近年来一批植根于本土文化的作品,如《白蛇:起源》、《风咒》、《大护法》、《大鱼海棠》等,形成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新潮流,让观众看到了希望。网民期待的“中国神话世界”也在许多动画公司的密集创作之下。姜子牙,《西游记》将陆续出版。

饺子第一次进入市场时,国产动画还处于低谷。《西游记》和《大圣归来》等动画电影的成功给了市场信心,也为他创造了机会。然而,当他创下动画电影的新票房纪录时,观众终于开始相信国产动画正在复兴。

“我的生活依赖于我,我情不自禁”,是《德仁的魔鬼孩子来到这个世界》的主题,也是汤圆追求梦想的开始。

快乐十分app 福彩快3 五百万彩票网 上海快3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