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所网>综合>1949年6月毛泽东入住中南海菊香书屋,新中国的蓝图在这徐徐

1949年6月毛泽东入住中南海菊香书屋,新中国的蓝图在这徐徐

时间:2019-11-21 10:31:40浏览:3460 作者:匿名

  摘要:新中国成立在即,各种工作千头万绪。接收中南海1949年1月,政务院秘书齐燕铭和统战部的三名处长申伯纯、金城、周子健接到上级指示,立即赶赴北平,为中央机关进驻北平打前站。当时,中南海还没有解放军驻防,只

 

中南海,被红墙遮蔽,被绿水包围。它不仅是一个精致的皇家花园,也代表着中国最高的政治中心。然而,由于日本傀儡政权和国民党统治时期对管理的忽视,新中国成立前很久这里就没有皇宫。

新中国即将成立,有许多不同的工作。党中央和毛主席每天往返于城市和香山之间非常不方便。中南海将尽快被清理出来,为中央政府提供一个方便、宜居的办公空间,这已经成为当务之急。

接待中南海

一九四九年一月,行政会议秘书齐延明和统战部三位负责人申伯春、金城、周子健接到上级指示,立即赶赴北平,充当中央政府进入北平的先行者。

2月3日,他们刚带着风尘仆仆的来到北平,就接到周恩来给北平军事管理委员会的电报:先接管中南海和北京饭店。

北平刚刚解放,正处于新旧政权的过渡时期。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但实际上,暗流涌动,许多隐藏的间谍正在蠢蠢欲动。为了防止事故发生,祁彦明立即通知沈伯春,并安排当天下午在中南海办理交接手续。

2月3日下午3点,祁彦明和沈博春乘坐军事管理委员会吉普车,带领工作人员夏杰、陈群海等前往中南海。此时,新华门是开着的,没有宪兵守卫。他们一直开到丰泽园门口。“中南海公园管理处”的标志挂在大门的门廊上。

沈伯春等人来到丰泽公园叶老馆大厅大厅寻找公园经理。沈博春向公园经理宣布:“我们是北平军事管理委员会派来接管中南海的军事管理团队。我叫沈博春,是一名军事代表。这两位是陈群海同志和夏杰同志。其他同志稍后会来。他们两个今天不会离开。请给他们找两个床板,他们就睡在这里。”说完,沈伯春把盖有北平军事管理协会红章的公文交给了那人。办完手续后,沈博春指示夏杰和陈群海:“你是中南海第一个被中央政府接纳的人。你的责任非常重要。待在中南海后,院子里的情况就复杂了。晚上要注意安全。”

没想到,中南海真的不太平。那天晚上,夏杰和陈群海遇到了一个告密者。晚上,夏天的人们和陈二正在丰泽花园散步,这时他们听到附近屋顶传来一声巨响,一个黑影闪过。陈群海一只手举枪,另一只手闪光。“是谁?住手!”房间的阴影沿着屋顶延伸,飞过附近的墙。

当时中南海没有解放军驻军,只有几名身穿黑色制服的老警察在流动巡逻。祁彦明知道中南海非常重要。仅仅依靠几个未经审查的老警察来维持公共秩序是不够的。必须尽快安排他们的部队驻扎。他立即指示沈伯春整顿中南海局势,并向军事管理委员会提交书面报告,要求军事管理委员会督促左毅前总部迅速撤离,并尽快派兵进驻中南海。

起初,祁彦明以为北平的驻军总部会接管中南海,但北平警察总长程华子说:“我们主要负责风景名胜、仓库物资和公共建筑。至于中南海,可能是由负责接管军事机关的纠察队接管的。”

果然,北平纠察队很快进驻中南海。从这种安排还可以看出,中南海已经被指定为中共中央的住所。

清楚的

中南海是明清时期的皇家园林。花园里的古建筑宏伟壮观,水很宽,花草树木繁茂。1928年,北伐成功。中华民国将其首都迁到南京。中南海,前“国民政府”所在地,作为公园开放。“七七”事变后,包括伪满洲国大使馆和最高法院华北分院在内的日本和伪当局大量迁入中南海公园,公园环境日益混乱。日本战败投降后,李宗仁和傅左毅都在中南海设立了办公室,但不管怎么修理,他们都只是使用,花园破旧不堪。

当人民军队进入中南海时,中南海杂草丛生,淤泥堆积,垃圾遍地,蚊子到处飞。怀仁堂附近杂草不止一人高,甚至屋顶都长满了杂草。未开化的水池是黑色和紫色的,到处都是枯叶和废纸。

张何明负责驻防北平纠察队,他告诉祁彦明,中南海不能让毛主席和党中央在没有彻底清扫和排雷的情况下进入。这两个人向彭真报告了中南海的情况。当时,日本脑炎在北平很普遍。这种疾病是由蚊子传播的。彻底清理中南海水域的淤泥是必要的。彭真立即做出决定,要求张何明的部队全力挖掘中南海和北海。

因此,华北军区特别派出了一个卡车车队和数百名强壮的士兵,他们日夜与张何明的部队一起清理淤泥。中南海和北海的水域至少有100年没有淤塞了,而且水又黑又臭。士兵们排干了水,捞出了水中的鱼,然后开始清理池里的泥。数百名士兵伸出手臂,挖了三个月,然后才把池塘里的泥清理干净。我不知道如果不挖,泥里还藏着许多子弹、手榴弹甚至枪。

另一方面,周子健负责中南海房屋的修缮,整理有序。解放前,中南海有几个国民党办事处,但不维修,花园里的古建筑状况很差。夏杰记得,虽然毛主席住了很长时间的菊花芳香书店安静优雅,它的韵味依然存在,但油漆正在剥落,还有许多东西不见了。菊香书店紫云轩上的对联写道:“院子里的松树不会变绿,但盆里的菊花仍然依靠纯香”。可以看出,在那些日子里一定有许多花和锦缎,但是在那个时候,除了几棵松树,菊花已经消失了。

周子健立即派人检查中南海所有房产的位置、面积、家具和设备,登记图纸清单:调查房屋损坏程度,制定维修计划,联系维修单位;联系有关部门对中南海的电路、道路和地下水进行调查和修复,并安装电话;联系相关单位清除垃圾。

1954年9月15日,出席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的代表进入中南海怀仁堂(照片)。新华社记者刘东高照片

装修工作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最大的一项举措是怀仁会馆的装修。怀仁厅是慈禧太后看戏的地方,也是中南海最大的建筑。红色的门,红色的柱子和巨大的灰色砖墙都显示了它的尊严和威严。中央政府计划在这里举行新CPPCC第一次全体会议,但这是一个四合院,不适合举行大会。因此,周子健要求梁思成先生为四合院盖一个大屋顶,并把它改造成犹太教堂。后来,新中国的一些重要全国会议也在这里举行。

1949年5月,中南海终于完成了改造。池水在晚霞的映衬下泛起涟漪。花园里长满了植物和房子。前皇家花园恢复了原来的风格。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进入这个国家的日子不远了。

毛主席占领中南海

1949年6月,毛泽东和中共中央从香山迁到中南海。事实上,毛泽东不情愿地搬进了中南海。他的理由很简单:他没有住在李自成,也没有住在皇帝住的地方。然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CPPCC)的会议即将举行。事情太多了,住在象山做生意和与人交谈总是不方便的。除了长安街、董娇民巷和王府井街,当时都是北平的柏油路,其余都是石闸路,很难走。新中国成立在即,各项工作如火如荼,搬进中南海生活工作势在必行。

中南海有许多相对独立的庭院,丰泽花园就是其中之一。“丰泽花园”牌匾由甘龙皇帝题写。康熙时期,这里是清朝皇帝举行耕犁仪式的地方。周恩来进入中南海后,暂时住在丰泽园。后来,他检查了中南海的建筑,认为丰泽花园的菊花香库状况较好。他主动提出邀请毛泽东留在丰泽花园,并亲自搬到西花厅。

“菊香书店”是一个标准的四合院,有九棵古老的槐树,高耸入云。东五间,南五间,西五间,北五间。毛泽东的客厅位于北房的东侧。总共有两个房间,彼此相连。毛泽东的大木床不仅是他休息的地方,也是他读书和复习文件的地方。除了这张大木床,毛泽东的客厅也有一张书桌、一张沙发和几组书架,除此之外没有什么长的了。

东厅的北面是毛泽东的办公室和会场,也有两个房间。在他搬进来之前,这里曾经是一个有很多花的公共场所。毛泽东进来后,他对工作人员说,“没必要放那么多花。我这里有很多人,包括干部、工人和农民。当他们看到我的办公室如此美丽时,他们会以我为榜样。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将成为一种普遍趋势,这是非常危险的。”

这栋楼很旧,聚祥书店的配套设施不完善,原有的地暖完全无效。物流部门不得不在聚祥书店的空地上建造一个小型锅炉,解决了冬季供暖和平时供水的问题。

毛泽东搬进聚祥书店后,中共中央办公厅的几个单位也搬到中南海丰泽园附近工作。由于日程紧张,为了不影响工作,每个单位选择一个稍微好一点的房子和一个更整洁的庭院作为办公室。小角落里杂乱无章的房子被用作宿舍。保密室位于丰泽园附近医院的小楼里。保密室主任叶子龙住在这里。

当中共中央第一次搬进中南海时,解放战争还没有结束,国内政治如火如荼,外交和经济,以及即将召开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和即将举行的成立典礼,都有无数的任务。新中国的宏伟蓝图也在这里慢慢展开。

资料来源:《北京日报》

正文:黄佳佳

流程编辑:孙玉杰

新疆十一选五投注 上海时时乐 快三彩票 内蒙古快3 pk10投注网